17年4月中旬,当内关中心法工后的心得

By | April 22, 2017

打坐时胸部缩紧困扰我2年了

15年第一次进入内观中心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焦虑紧张。虽然还谈不上是焦虑症,但’紧张’一直以来都伴随着我的打坐。能够不焦虑的打坐对我来说,还没真的体验过。

至今,这感觉已经非常熟悉了打坐的时候,整个人静下来,就能听到或体验到深层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胸部就会微微的开始紧起来。这不是想象,而是个客观能够辨别的身体感觉。这胸部微微的紧就是紧张焦虑。有一天,这胸部实在有点太紧了,就大声吼叫出来。立马,胸部就舒服多了。但这也是暂时的,舒服后胸部又开始缩紧起来。就这样,连续不断的缩紧,吼叫,舒服,缩紧。

跟同修说了我的情况,他们就以为我遇上什么。新友师兄把我这情况报告佛堂,菩萨师姐就建议请朋友来佛堂一趟(最后还是去了)皈依后,这感觉还是持续。但能够排除遇到什么东西的可能性,因为打坐的时候开始放佛卡,后来打坐前还念10分钟的金光神咒。做了两次元晨殿也没说关于这个的信息。有时候,连金光神咒都还没念完,我的胸部就开始紧缩,经常念完神咒就开始吼叫。

开始打坐头三个月,我的各种隐藏深处的负面情绪就浮到水面来。看了网上几段视频,参考了一两本书,都说打坐后会有这效果,最好把隐藏在深脑海的各种伤痕,记忆,悲伤,焦虑,怒气都浮上,让它消完。就自然认为这大海般的焦虑紧张,要把它消完。所以自己设定,吼叫就是在’消’深层的紧张。

但是,打坐时胸部缩紧已经持续快两年了。难到我这深处的紧张焦虑是永远消除不完?

当法工:我开始收到礼物

174月中,我到了马来西亚内观中心做法工。一天最少也3小时坐禅:早上5点半,下午2点半,晚上8点。9点后如果自己用功的话还可以再坐。

马来西亚内观中心 – 远处就是我们禅坐的小法堂

3天,禅钟响时我就在想,这次坐禅,我胸部到底会多紧呢?只要一静下来,胸部就开始紧缩。在小法堂静坐有十几位同修,所以绝对不能吼叫。整个小时我的胸部都紧着。老实说,这么持续的紧,我都有点不想打坐了。

真修行有5点的第一点:在受苦时处之泰然,就是内观中心的主要教导不管什么感受,愉悦的,还是不愉悦的,都要处之泰然的用平等心去面对。因为感受无常,不管痛的爽的,都时时升起灭去。

所以我决定不管多紧张,我都处之泰然的这感受。静静的这紧张状态,有2个发现:

1: 以为自己整个小时都在紧张状态,其实是很多个片刻几分钟的紧张瞬间而组成。仔细的观察,其实坐禅的时候是有不紧张的瞬间的。

2: 即便我没吼叫,紧张状态它自己也会灭去。

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因为,只要我能够悟到当我紧张跟不紧张的时候,我在做什么不同,就有可能走出困境。既然没吼叫紧张也随时间灭去,我就开始怀疑吼叫是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

求答案只能够从细微处求

做了几天的法工,我的累积打坐时间也有12-14个小时。不算多,但比平时多了很多。自己的感觉也变敏锐,所以接下来的步骤才能够进行。

我做个试验:在自己的卧室里打坐,当胸部开始紧张的时候,就吼叫。但跟以往不同的是,吼叫完之后,用全神观察身心,吼叫后会发生什么?

胸部开始紧了,到了极点,我就吼叫。然后观察:立马胸部就舒服了,但这是几秒的事。胸部的能量好想转圆圈的又兴起一轮更大更强的紧张状态!再观察几次,确认能量圈越转越大。

吼叫就是在抓痒,会越抓越痒。吼叫不是解决问题,是问题的一部分。这时候,脑海里只有皈依仪式时教宗说的话:‘佛法在恭敬中求,修行在细微处修。

修行在细微处修!

意识到困扰我将近两年的打坐问题,能够看到解决方案的萌芽。在自己的卧室里,激动的哭一分钟大概。接着,继续打坐。

紧张状态的表象,真相,实相

第二天,我再也不吼叫了。不管多不舒服,也要仔细的这现象。

其实,内观中心教的法,我至皈依理们后就没修。有可能是太久没做的缘故,反正在自己的身体的任何部位横扫自如,洞悉微微的震动,这法我已经做不到了。还好老师们一直强调,最重要的法是不管你什么感觉都用平等心去对待。我就是在这里下功夫的。

共修开始,一片宁静,只听到早上5点半的鸟语。不到几分钟的坐禅,胸部开始缩紧。我就用内观中心教的方式,在紧张状态兴起的同时,我身体一个部位一个部位的观察,在发生什么?

真相

原来,我身心的很多部位,都是绷紧的。偶尔,我会咬牙。有时候,手臂自己会紧起来。其他时候,在闭眼的同时眼球在用力较劲。打坐到了20多个小时后,就能感觉鼻腔后面的紧绷,牙齿的上面,都在酸。就是肌肉用力后酸痛的感觉。

所以,胸部缩紧只是我身心紧张绷紧的显著体现,不是唯一的体现。

放松。。放松。。放松。。

觉知这些身体部位在紧状态之后就立刻把它放松。果然,胸部紧缩的次数就显著减少。多几次打坐,突然意识到,其实我大脑也是个身体部位,为啥不吩咐这部位放松呢?于是,我就尝试– ‘大脑,放松。。放松。。而就这样,我的胸部紧缩就暂时化解了。然而,放松后片刻,胸部又开始紧缩 。可是我再也不是对这状态无奈,终于找到一个可靠有效简单的对策。

紧张伴随我半辈子

干活的时候,有时间一边干活一边深思我的紧张状态。

一天5个小时干活

结论是,不只是禅修的时候我在绷紧。日常生活中,我的默认状态就是一种微微在深沉的紧张。为什么在25岁那年就有高血压了呢?因为紧张。为什么做任何事情都是这么快,这么匆忙的的?因为紧张。讲话语速超速?因为紧张。

为什么紧张?这问题是关键,虽然有线索但不能肯定。以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不想失败,丢脸。或者,这紧张状态是新加坡小岛国求存的价值观灌输,都有可能。

现在知道这默认紧张就是习性。久而久之,不管我有理由紧张么,我都紧张。而这紧张是没有仔细观察,没足够静的话是感觉不到的。

知道了自己习性状态是紧张,就得接受它,然后一点一点的纠正。至少,在割草的时候,我的假设就是在打坐时遇到的胸部缩紧是习性紧张的显著体现,然后需要时间把这习性纠正,解决方案也明朗了。

 

实相

自己也知道,紧张是身心现象,是身体所表现心里的一些概念或障碍。自然会问自己因为什么儿紧张。虽然肯定紧张状态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性,但说不通的是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没那么紧张。

如果胸部缩紧是一种紧张体现,那其他紧张瞬间应该也这样。在高压力瞬间,比如演讲前,我都没有胸部缩紧。非常奇怪的是,这胸部缩紧只限打坐时候才出现。

这时候,我打坐时间基本已经不在打坐 – 无’法’可言,就是静静地坐在哪儿,’内观’。当我坐的有点累时,坐姿就开始松化,头槌下来,这时候就离开睡觉不远了,片刻就快睡了。。睡了。。

突然惊醒!

意识到,此刻,胸部没缩紧,人是很放松的,不紧张。跟自己说:你这猪,当然不紧张啦,你都睡了,还谈什么禅修。

仔细想想,不对。就做个试验。

坐立起来,深呼吸,半盘。不到两分钟,胸部开始缩紧。好,知道了。

再坐回那放松快睡的姿势,但这次非常精神,一点睡意也没有。果然,紧张状态就完全消失了。

做了几次这试验,用了不同的时间段。每一次试验的结果都一样立坐就紧张,松坐紧张就消失。

在领悟之后,答案会显得很明显。但领悟前,难题就是公案。难道我紧张跟坐姿有关?想想,那不可能,那是表象。

那晚,熄灯后没有继续打坐。也不知道什么或何方神圣促使我打开iPad, 翻开我很久以前就有的一本书:Zen Mind, Beginner’s Mind (禅境,初心)

 

我大概翻译一下标黄的内容:

当你坐禅时,你有各种理想,拟定愿景或目标,然后会用功的去实现目标。但我时常说,这是荒谬的。如果你对禅修理想化,你就有贪图进展的概念。当你达成目标时,你的贪图就会再造另外一个理想或目标。你的修行如果是在贪图进展的基础上,你就不会有时间实现你的目标。再说,你是在牺牲修行的’正果’。因为达标永远在前方,你会一直牺牲当下的自己去实现理想化的未来。你会一无所有。这种修行方式是荒谬,不足够的。但比这种修行还糟的是把修行当成一种比赛,跟同修竞争。这是非常烂,非常糟的修行方式.”

感谢古佛!感谢诸佛菩萨!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立坐时,自己(或自己的灵)就觉得这是在修行。松散的坐着的时候,自己就觉得这不是修行。所以我的紧张,是因为修行这概念。

为什么会对修行紧张呢?因为我在乎,因为我贪图进展。如果不在乎就不会紧张。无挂碍故,无有恐怖。不是两年前就跟自己说了别把修行当成个人的比赛么?显然的,自己的着急往更深处去了,变得自己骗自己。

第二天早上5点半,我就看看舍弃这贪图概念结果会怎样。都还在闭眼打坐中,我就用很俗的话来很诚心的转念。

成佛?Fuck it.”

普渡众生?Fuck it.”

弘法?Fuck it.”

张智慧?Fuck it.”

“Fuck it” 是英文脏话,但这里我自己的意思就是操!别管它!” 而此时想表达的就是如此!

诚心的说几句脏话后,我紧张就完全消失了。

起初不敢相信这结果。就默念更多的放下。”

考过金光神咒一级? Fuck it.”

打坐到什么什么境界?Fuck it.”

欠佛堂这么多心得没写?Fuck it.”

整个小时的打坐,就再也没有紧张了。

晚上的打坐时间,也没说脏话了,紧张也没回来了。

当然,修行人很多是用大半辈子的时间才正真的放下不执着的,我的情况,怎么会一念之间就彻底解决了呢?如果这么容易的话,我当初不是吩咐自己别再修行上执着结果,结果还不是执着? 不想它不代表不要它。

所以,紧张瞬间果然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又回来。也就是执着结果才是真正的习性。但胸部紧张的强度跟次数都减少了。

出关后

同修法工们 – 联合国

回家后,胸部不再缩紧了。有时候不由自主的会开始紧张,所以着急跟贪图结果才是真正要纠正的。困扰我两年的问题,终于彻底解决。至少这时间段,我能继续往前走。

学到的:

前提设定害人不浅

以我的例子而言,如果当初没有设定好我的紧张状态就是隐藏在深处的负面情绪,我就不会一直想要把这种情绪消掉。做好设定之后,自己就不会再观察了。

前提设定是一种事前幻想。没有任何依据就认为想的就是真的,这就是一种幻想。就是有依据也得怀疑是不是在骗自己。

因为设定,因为没观察,我浪费了好多时间。

精进心是无结果导向的

把修行当成事业,然后野心勃勃的拓展这根本就错。没纠正观念的话,各种后续的修行问题就会开始。

精进心,是在不图任何结果下的精进。不沾野心,没做任何将来的幻想下,热情的只在当下进行。我得修成没用得到结果的理想状态的激励,每天早起,念咒静坐,学习领悟。得抓紧每一碎片时间,因为时日已过,生命有如少水鱼。要做到无条件的用功,不用成果激励自己的用功。这才是真正的精进心。

结果导向是因为我不够在当下

因为我着急,所以贪图进展。因为贪图进展,所以都活在未来的世界里。因为不够在当下,所以焦虑紧张未来是否如想象的会落实。而当下却不够用功的把成绩做出来。这基本上,就是我半辈子的悲剧。不会再这样了!

最容易骗的人是自己

听懂不是真懂。真懂但没做,就是不懂。“活在当下,不贪图结果,让心无住”,都是说的很爽做到很难的正果。对于自己的情况,不能铁定,随时有误诊的可能性。这次最大的提醒就是我的贪图进展活在未来都是埋在深处的习性,随时有可能在因素成熟的情况下显现。我得时时刻刻的提高警惕。

袁启高

17422日, 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