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光临新加坡一周末后的心得 – 17年6月中旬

By | July 11, 2017

很珍惜的一周末,6月17-19,教宗和冠霖组长光临新加坡。受台湾Riway的团队邀请,我们一周末跟教宗和组长聚合,每晚聊到深夜,就跟在佛堂一样!感谢Riway团队的美食多餐,感恩惜福。

这心得我挣扎了一段时间,至少有两三个版本,写了写了,好像方向错了。静心一想,就知道我挣扎的不是内容,而是我个人隐私 – 我将描述的是我一生最欠缺的个人短板。无数次在佛堂里各老师,神灵,都说了:你要打开心胸,主动跟人接触,重‘心’开始。这一周末教宗慈悲,看到我的习性,说了我一顿,我那整个周末脑海里也绕着这个话题。

第一晚新友师兄跟我在酒店见教宗和冠霖组长,跟Riway的大团结缘,就认识了一位叫X的台湾人. 一开始X就跟我说主杆细胞治疗有多好 – 话题就延伸到00-07年美国小布什总统法令禁止主杆细胞研究,X就一口骂了小布什总统一顿。这时候不知不觉,我习性就开始了。首先是反感 :‘这家伙用的言语好极端,试问他到底认识主杆细胞研究的利与弊,问题和挑战,有多少呢?难道小布什一点理由也没有,因个人喜好,就禁止了这种研究?’其次是判断 – ‘这人不是我想接触的类型。’习性是很厉害的东西,能够在初接触15分钟内把一个人与人沟通空间杀掉。

其实X说主杆细胞研究有多好,是因为 Riway的主打产品 Purtier, 是用鹿胎盘提取出主杆细胞,提炼成药丸,让客户们服用。所以X就是开始卖产品前的布局。这些跟X接触1分钟就知道了 – 做了20年的营销,直觉经过百战变得很敏锐,人家有没东西卖我一闻空气就知道。(后来也领悟这其实也是20年建立起来的习性)

心里想,哎呀,我怎么客气的跟X说再见呢?这时候,团长就开始招大家吃饭,我被解救了!我们到酒店附近的露天小贩中心品尝各种新加坡的菜肴。就开始找座位,这时候X 已经认定我为目标,就坐在我傍边:

于是,X君对我开始了一晚上的高调营销活动。不管我想听与否,他都很用心用力的卖。开始他先讲我们现在吃的食物都是’垃圾’。各种问题 – 农产食物渐渐没营养,抗生素,荷尔蒙等等。所以需要Purtier 这样的产品。然后他就说一般直销常用的套路 – “你现在挣多少钱?你什么时候才能退休?你已经忙碌了半辈子,应该是别人跟你挣钱的时候。“ 意思是布好下线之后,从下线的营业额抽点数,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这时候,我已经相当反感。虽然嘴上没说,但从我的动作和神态看的出来我在脑海里的墙壁已经立起。他说话我不专心听,他问我问题我不回答,他继续卖我尝试转换话题。

 

X君听到新友和我曾经长期在大陆过,就改变攻略 – 说我在大陆多年的人脉,一下子就能兑现成直销网络,大陆地方极大,全都是我的天下。此刻,我只想:1. 直销仍然在大陆是不合法的。2. 这么容易做的话,为什么你不自己去?至少X还有台胞证可拿,我这外国人得每三个月到中国某城市的派出所申请居住证明。

其实那晚他也不是没收获。虽然产品昂贵,但既然有这缘分,我那片刻已经决定自己试用产品。就跟X君说我会试用产品。期望是他会因这信息而停止他的营销。但没有,他还继续说。说呀,卖呀,说呀,卖呀 – 很不幸我修行功夫有限,忍无可忍,就出口说一句:’我已经答应用产品了,你别再卖了。’ 但你知道么-他也没停止,就是没那么强硬跟积极而已。就是这个状态到晚上一点半,我们散场后,教宗说我们得自己聚聚,X君才放人。

在酒店房间里,就开始上课了。教宗就说了我一顿。主要内容有:

  1. 在任何时候,我把脑海里的墙壁立起来,都是不对的。
  2. 我的习性就是我的观点 – 因为认为自己在被卖,所以墙壁就立起来。比如说,我可以把X君跟我说在中国建团的内容,把它看成是交流,怎么把行销做得更好。
  3. 但更重要的是,卖于被卖都是正常的交流过程。我们时时刻刻的都在卖自己,卖服务和产品,所以被卖不是什么很糟的事。
  4. 以因果来说,我今天把墙壁立起来,我明天上市去卖产品的话,也会碰到别人的墙壁。
  5. 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我有提起说我在寻找途径,这一两年事业没做的很好,得’突破’,破零。英文就是’破蛋’ (Break the egg)。教宗就接话题跟我说,我现在被一个无形的大蛋包围了。我唯有把包围自己的大蛋打破了,才能把业绩的蛋打破。自己打破蛋,就是成长,别人打破你的蛋,就是压力。

‘打破自己的无形蛋’这比喻,让我想了很久。我陪教宗的整个周末,无时无刻,都在想破蛋的事。而我自己很清楚这’大蛋’就是我的心胸不够阔,不愿意跟人接触,不愿意尝试,不愿意主动结缘。

第二天,因为我有工作会议,所以我不能跟教宗和冠林组长一起吃午饭。教宗慈悲,还考虑到我昨晚的感受。他吩咐新友跟我说,你下午的节目,就别来了。因为X君在场,他今天可能更猛,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在出现吧。

我让新友转达意思给教宗,说我什么节目都得去。整晚检讨自己后,决定不管多困难,也不能把我的墙壁立起。做好心里准备,X君再卖我的时候,我时时刻刻在观察看我墙壁是不是立起了。

我就把它当成修法,而这法的名字是:’被人强行推销也不把墙壁立起法。’ 至今,我还在修这’法’。

曾想过,自己这样不也过了半辈子么?为什么要破蛋呢?但这念头5分钟内就打消了。如果能接受修行者是把自己不佳的习性本性慢慢修复,破蛋当然也是我的修行。很有可能是我最重要的修行课题。因为它在修复我先天的短板,是我这一世的主要课题。

还有个重要的理由:身为皈依弟子,都想为理教弘法,而现在突然悟到自己还没这能力。这是我一周末观察教宗怎样跟人交流而悟到的。

我们看到了教宗不管什么人都主动结缘,对于各界人士都有无穷的话题,而且总是谈一些对方关心的。是全部教宗谈过话的人都会去理教么?当然不是。可是结缘后,下次提起理教对方就不陌生了。这就是弘法。缘分跟修行一样也是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有了第一次的接触,下一次续缘就简单多了。弘法就是无条件的,无企图的,主动跟对方接触分享。个人而言,首先要修广阔的心胸,接触各界人士。这点无障碍的完成后,才有弘法可言。

一堂营销课

做了20年的 marketing (营销) ,学了一身的本领,但营销的精髓至今才体会到。或许,我是一直都知道的,但没勇气没能力面对它。

营销不在于阐述卖点,而在于感动对方。当年在广告公司做创意时,创意总监总跟我们说:你的广告一出去,它成功与否的标准是观众看了广告有感觉到什么么?这就是要让观众感动。

做人也一样。人们没买你的产品,建议,观点,宗教之前,他们是先买你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被你感动了。

在人与人交流中,被感动离开不了价值。人们为什么会选择跟你交往?因为你有价值 – 你有趣,你知道一些东西,你能够解决对方的难题,你关心对方,你一走进门对方就微笑。人们就愿意接触你,愿意接触你之后,你才能够无阻碍的说你是在直销或弘法,然后请他们到你的会场或公所去。无论你是做什么,首先要做的是个有价值的人。这话题,RIWAY的林博士在台上用了15分钟探讨。

要做有价值的人,比能力,技巧,知识更重要的是你愿意贡献,付出。你心胸宽大,愿意布施时间精力资源和感情。有价值但不愿意贡献就等于没价值。可以说是无私爱的体现。所以,这都是环环相扣的:

无私爱 》心胸宽大 》 做有价值的人 》 朋友/客户买你 》才有可能卖产品/弘法

在直销领域,会看到极端的好与坏例子。先说极坏例子。我曾遇过10多年没见的朋友约了你,隐瞒直销用意。你就在咖啡厅等着叙旧,突然朋友跟他的上线,跟上线的上线总共三人,就开始打开电脑说产品有多好。期待叙旧的我整个人就傻掉。可能是有业绩压力,求速度,顾不了体现价值,重建关系,关心我更不用谈,就直接要我入’三套经理级别。’

极好的例子就在台湾RIWAY团队显现。我们其他先不说,光把100人从台湾飞到新加坡,住六星级酒店,包吃包喝,这巨额主办方得愿意支出。主办方能够精打细算的说,他们一定能把这巨额挣回来么? 但主办方还是做了。心胸不够宽大,做不了这种生意。

再说跟金额无关的。在分享会时,主办方开始呈现一系列的个人见证。晚期癌症治好,头发从白变黑,多年难孕但服药后就有宝宝 – 还把宝宝带到会场来。见证人大多都是含泪的在讲故事。价值体现了,人也被感动了。这也体现了一个营销真理:认证验证是唯一能说服人的东西。代价越高的东西,客户要求认证的基准就越高。

弘法也一样。没有人会因为你说这教有多好就会信这教。信仰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一个人决定信教时,没人能准确的说当时她在脑海里想什么,因为什么而信。但是,如果她们身边有活生生的例子,因信教修行而改变一切,判若两人,这就是最好的验证。我们能做的是无时无刻的体现价值,示爱心,广泛结缘。

总结

其实,专注在阐述卖点也是可行的营销手段。这取决于买家 – 如果她急需你的产品或服务,那只要谈价钱就可以了。近代20年的营销大趋势,就是用关键词搜素来辨别有急需产品或服务的人群,然后精准的清晰的把卖点价位投放给用户群。

但很多情况,这营销模式就行不通 – 比如,客户不知道她自己需要这产品。可能这产品非常复杂,卖点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或者,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是因人而异。在一个上网就能查价钱的时代,所有用卖点上市的产品和服务,最终就是沦落到价格血战。

远离价格战的前提是自己在人与人之间创造不容易或不可能用金钱衡量的价值。这又得回去人的宽度,爱心,布施心。

我个人而言,虽然一周末理解了不少,但我还得把大蛋打破。所以,我给自己一个修行目标 – 跟念咒静坐无关。这目标就是每天,主动跟至少一个陌生人聊天。当然,如果被人强行推销,我得用开阔接受的心态去跟对方沟通。

感恩教宗的教导!